菜单

以及说学长是学霸、智慧担当的谬赞,每一次回来都是对记忆中那个故乡的失望

2020年1月3日 - 更多资讯
以及说学长是学霸、智慧担当的谬赞,每一次回来都是对记忆中那个故乡的失望

特约记者爬爬报道

曾经听身为文科生的室友自嘲道:“我们文科生喜欢在网上写文章,然后发表自己的观点”,现在我这个理科生也敲打着键盘,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窗外的鞭炮屑铺了一地,家中茶几上还摆着一个个果盘,物件里透着一股若隐若现的年味。我还没来得及卸下归途的劳累,又要披着月光离开。

在刚刚过去的红土赛季,男子网坛前十的排名并没有发生明显变化,追平个人最高排名的德尔波特罗也只是从第六来到了第四而已。

大半个寒假过去,掐指一算,大部分时间不是躺在床上,就是坐在躺椅上,脑袋里总是装着很多东西,不知道从何说起,明明是鲜衣怒马的少年年纪却仿佛对老年人颐养天年的日子甘之如饴,明明一鼓作气也可能一时冲动从宿舍带回了笔袋要做些什么,到现在从不曾打开,明明这个自暴自弃、无所事事、不求上进的状态是自己造成的,一日三餐早就成了两餐也是因为自己懒【感觉在写罪己书】。但是好像没有那么不开心,因为不多久又可以见到老友,再不久开学了就又可以看到那一群熟悉又可爱的人了。也是奇怪的紧,上了大学反而渴盼起了开学。

在他乡的日子里,生病了我想家,遇挫了我想家,委屈了我想家,过节了我想家,所有脆弱的时候我都会不由自主的回想我的故乡。

图片 1

两年光阴大半已去,在自己没那么多兴趣的专业里浑水摸鱼,没想到却意外在校组织学弟学妹的个人总结稿里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内容大概是感谢学长半年来的照顾,以及说学长是学霸、智慧担当的谬赞。当时看到那一行话的时候,不禁感叹学妹还是没有看透一个真实的伪学长,但突然冲着那两句谬赞,人啊就会莫名地燃了起来,告诉自己,就算是为了学妹,下学期大不了不翘课就是了,学妹的谬赞果真比爹妈的耳提面命、苦口婆心管用多了。自己的激励方法当真是不争气啊。

上大学那年老师告诉我,从此故乡再无春秋,只有夏冬;现在看来故乡与我而言是奢侈的,是在记忆里的,但我怀疑记忆会骗人,回忆里的千好万好、日高云清,终归也只是过去了,自我离开后,每一次回来都是对记忆中那个故乡的失望。

不过进入草地赛季,休整归来的瑞士天王费德勒就将面临不小的保分压力。虽然在本周的斯图加特,他仍有希望重返世界第一,不过由于去年在哈雷和温网都拿到冠军,所以稍不留神还是会将第一拱手让回纳达尔。但好在费德勒目前领先第三位兹维列夫的积分仍然接近3000分,和女子方面如出一辙,至少他和纳达尔世界前二的位置依然高枕无忧,至于谁会是第一,那也只是两人内部解决的问题了。

昨晚上躺床上拿起的单词书,笔墨纸砚都准备好了,不曾想,才两个单词我就偃旗息鼓,真是惭愧地紧,还一个劲地安慰自己是这学期考试周用功地紧了,挑灯熬夜地多了,身体才会大不如从前,我呸,这都是借口,玩手机的时候可从没见过你精神萎靡啊。

我是千千万万的追赶者之一,从不满足,能力匹配不上欲望,和所有人一样,看起来如此渺小,但如此渺小的我,也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与希望。我自大而狂妄,觉得这个小城载不下我的幸福。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我这无方的人却游的最远,离开四千公里去找自己的路。

另外几位高排位选手兹维列夫、德尔波特罗、迪米特洛夫、蒂姆等人,在整个草地赛季都压力不大,四人去年在温网最好成绩也不过第四轮而已,所以这个草地赛季他们几乎没有压力,迎来了进一步缩小和费纳积分差距的绝佳时刻。

放下单词书就开始看奇葩大会,故事我还是喜欢听的,那些人的演讲倒也不错,但是我再瞅一眼题目,看一下节目的最终目的是挑选中意的进入奇葩说的第四季,我这么一想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演讲和辩论是两个领域,依鄙人之拙见,要从这些人里挑辩手倒也难度不小。我在学校里看过不少打辩论的孩子做演讲参加演讲比赛,表现还是和他们打辩论的时候有很大不同,结果也是因人而异,鉴于看过的演讲辩论不多,我也话不多说了,全把奇葩大会当演讲比赛看,顺带瞧瞧后排英姿飒爽的大触们。

图片 2

而压力最大的当属去年的温网亚军西里奇,作为一个“几站大赛吃一年”的选手,他整个草地赛季有多达1590个积分需要保卫,若全部扣掉恐跌出前八。而且竞争氛围对他也相当不利,除了上面提到周围的几位选手都是轻松上阵之外,排在后面的安德森和伊斯内尔也都对他虎视眈眈,毕竟这两位今年势头强劲的大炮选手,还是很有希望在草地赛季大展拳脚的。

刚写到这儿,母上就打电话问我在干些什么,我回一句不在干什么,她就又开始给我讲人家小孩儿什么证啊都考到手了,你啊什么什么的,吓得我又草草挂了电话。又要发牢骚了,出身嘛,爹妈嘛,这些都没得选,母上文化水平一般,所以属于听风就是雨,大学选专业的时候家里真的是乌烟瘴气,各种热心亲戚开始鼎力相助,出谋划策得那真是夜不能寐、辗转反侧,那时候要不是有老爹罩着,真是一言难尽啊,所以到现在我也不想说,我转院的念头还未打消过,但这话我只敢烂在肚子里,没什么骨气,也是怕了老人家苦口婆心的分贝了。

说来好笑,我写了这么多,这文的思路也不知道和谁学的,乱七八糟,关键高中那会作文70的满分也没几次能冲破50大关,这文送到思修爷爷那里估计也是一顿痛批,小小年纪心术不正,然后分数又是七十几。习惯了习惯了,在这里第一次发文,随大家怎么喷,也接受批评和指正,反正我是理科生的败类,还深受语文的荼毒,码了这么多字,煮两个鸡蛋填填肚子。

图片 3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