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那便是伯蒂奇和西里奇都曾在大满贯的关键战中击败过费德勒,我的下一个目标是打入世界前15

2019年12月31日 - 更多资讯
那便是伯蒂奇和西里奇都曾在大满贯的关键战中击败过费德勒,我的下一个目标是打入世界前15

  记者张奔斗温布尔登报道

2001年2月4日,刚刚在半决赛爆冷世界前十卡费尔尼科夫的费德勒,在米兰室内赛的决赛中面对法国人波特尔,三盘逆转取胜赢得职业生涯首冠。带着第27位世界排名参赛的这位19岁少年赛后兴奋表示:“我的下一个目标是打入世界前15。是的,我将目标定得很高,但这并非不可能实现。”

  费德勒温网夺冠的希望有多大?hin大。开赛前就很大,而且现在看着还越来越大。

整整18年过去,他还在,他还能夺冠。2019年3月2日,年已37岁的他,在迪拜站决赛面对小他17岁的希腊俊美少年,费德勒两个6比4击败西西帕斯,赢得职业生涯第100座桂冠。

  毕竟,男单四巨头中只有他一个人闯入了四强;这稍稍降低了两场男单半决赛的热度,也降低了费德勒夺冠的难度。这个话题也没啥好回避的——比如说吧,费德勒连克伯蒂奇和西里奇夺冠的难度,总归没有必须连胜德约科维奇与穆雷夺冠那样大吧?

哦,对了,我们也都知道,当年那个誓言尽快打入世界前15的少年,后来登上了世界第一,而且是总计长达310周,位居历史第一。而这个职业生涯第100冠,也令他的排名从第7位重返世界前四行列。

  面对四强中的另外三位选手,费德勒掌握着巨大的交手记录优势,27胜仅7负。其中对伯蒂奇18胜6负、对西里奇6胜1负、对奎雷伊3胜0负。考虑到费德勒本赛季和本次赛事的状态,他的优势,也许实际上比数据显示出的更大。

图片 1

  别怕,奶牛奶牛,越奶越牛。要说“奶粉”们还有什么对“奶牛”不放心的地方,那便是伯蒂奇和西里奇都曾在大满贯的关键战中击败过费德勒。2010年的温网,伯蒂奇八强赛四盘击败费德勒,状态上佳的他又乘胜追击在半决赛击败了德约,最终在人生迄今的唯一一次大满贯决赛中输给了纳达尔。西里奇则是在2014年的美网半决赛中直落三盘打得费德勒毫无还手之力,最终成就迄今的唯一一个大满贯冠军。

一大波以“RF100”为主题的图片袭来,而来自ATP的创意,最具历史纵深感。图片上,100冠的37岁费德勒“仰望星空”,而在他身后,是当年米兰首冠后对未来一脸憧憬的那个瑞士少年。

  “这是费德勒赢得大满贯第18冠的最后一次机会了!”过去这几年,几乎当费德勒每次来到温网赛时,都会听到这样的论断。但今年,不再有这样的声音。首先当然是因为18冠早已在年初的澳网赛实现;另外,以费德勒本赛季迄今体现出的状态,如果他明后年再来到这里,也许他仍然能够保有争冠的能力。

是啊,从2001到2019,从米兰到迪拜,这只是一段神奇旅程的缩影;它浓缩了罗杰·费德勒的成就与伟大,也见证了他的坚持与长青。更关键的是,这段旅程折射了他的成长——从男孩,到男人,最终成为传奇。Legend。

  图片 2

费德勒在迪拜的多年旅程,不也同样如此?虽然迪拜已和温布尔登以及巴塞尔和哈雷草地赛一起,成为费德勒至少已赢得八冠的第四项赛事,但费德勒和这座城市漫长故事的初始,可是很有些不堪——那是2002年,首次参赛迪拜的费德勒第二轮负于舒特勒,赛事总监指责这个瑞士混小子见获胜无望后乱打一气,威胁要收回其奖金。还是ATP介入后,才力保了费德勒。

  然而,去年此时,人们可不是这么想的。当费德勒在面对拉奥尼奇的半决赛中摔倒并长久地趴在草地,当医生出场按摩他的右腿和手术后的左膝,多少球迷在电视机前扼腕叹息,多少记者在手提电脑上提前宣告:费德勒的时代终于就此结束,即便是余晖也已将尽。

可贵的是,费德勒对当年那一幕并未讳莫如深。夺冠后他反思道:“我当时年轻而疯狂,那场比赛的最后几局我极度沮丧,开始任性狂抽。第二年我又回来了,我想证明一年之前的那个罗杰并非真正的我,然后我赢得了三连冠……所以,有时候你就是要从深刻的教训中才能学到一课啊!”

  一位伟大的冠军,不仅知道如何前行,也知道何时必须停止。事实上,去年温网之前的法网赛,费德勒主动为连续65项大满贯赛事参赛记录叫停。费德勒回忆说,他当时其实已经去到了巴黎,但在仅仅十分钟的体能训练之后,他对团队说:“我的膝盖还是肿的,我的背部也有问题,我们到底来这里干什么?”温网之前不战法网,温网之后提前结束赛季,在现在看来,是费德勒做出的一小一大两个无比正确的决定;但对他而言,他只是听从了身体和内心的声音。

这番话说得真好,也让人们意识到,虽然在费德勒夺冠后的这12个小时里,“费德勒100”已被总结出了花色繁多的各种花式数据,但费德勒100冠的意义,又岂是数据所能涵盖?

  八强赛直落三盘击败拉奥尼奇,算不上是对去年半决赛五盘落败的复仇;毕竟,两个人的状态都和去年同期无法相比。拉奥尼奇评点,费德勒今年最大的变化是找回了“自信、快速移动和进攻性。”费德勒将争取2012年以来的第一个温网冠军,还有一个月不到就将迎来36岁生日的他,也将争取成为公开赛年代最年长的温网男单冠军,超过阿瑟·阿什前记录大约四岁。

先说数据。按照赛事级别来说,费德勒这100冠包含20个大满贯、6个ATP总决赛、27个大师赛、22个ATP500赛和25个ATP250赛,高级别赛事占比很高。从场地类型来说,包括69个硬地赛、18个草地赛、11个红土赛以及两个室内地毯赛,很短的草地赛季贡献很大。从年龄分布来看,一冠来自20岁之前,66冠来自20到29岁之间,33冠来自30岁之后,你不得不佩服他在年过30岁之后的高产。

  随着纳达尔被爆冷,而穆雷与德约在八强赛轮次被伤痛和对手击退,这是2005年以来第一次出现四巨头中只有一位拿到大满贯四强席位。以费德勒今年总战绩29胜2负以及对世界前十球员八战全胜的状态,加上四巨头四缺三的阵容,很难想象他不是温网夺冠的绝对热门。

当然,100达成之后,被议论最多的数据,还得是109。那是康纳斯排名历史第一的冠军数量,这位美国名宿也发推祝贺费德勒:“欢迎来到三位数俱乐部!我已经孤单很久。”

  本届赛事的男单四强中,最年轻的一员西里奇明年也将30岁。这是公开赛年代平均年龄最大的温网男单四强阵容,达到31岁213天;35岁的费德勒,严重地拖了后腿。而这两年被广为看好的那几块鲜肉,谁也没能打入四强甚至八强之中,以至于兹维列夫输球后懊恼地抱怨:“每个人这两年都在告诉我,从输球中我能学到很多东西,但我已经厌倦了学习!”

100已经到手,110还会远吗?考虑到费德勒的年龄以及与巅峰年代相比已下降不少的参赛数量和夺冠频率,这并不简单。费德勒夺冠后也表示,超越康纳斯并非他的动力所在,“我不必将名字写上所有纪录的顶端。”而且,必须指出的是,康纳斯的109冠固然非常神奇,而且还是在麦肯罗、博格和伦德尔同一个年代的高强度竞争;但与此同时,在那个很多欧洲球员都懒得去美国参赛的年代里,他的确有不少冠军来自本土的中小赛事。

  没办法,有费老师在,他面对一代又一代对手的轮番冲击,也孜孜不倦地给年轻的后辈们上课。甚至,他对于其他巨头球星也有启迪。费德勒收放自如的赛程安排,是他职业生涯如此久长的原因。不久前刚刚双双迎来30岁生日的德约和穆雷,本次温网无独有偶地在同一轮次被伤病击退,以至于ESPN的报道打出了这样的标题——《跟随费德勒:为何德约和穆雷也应该考虑来一次长休》。

费德勒去年巴塞尔赢得99冠后也曾表示,如果一心追求冠军数量的话,“那我甚至应该采用放弃大师赛等高级别赛事,而去多打小赛事的极端策略,但我显然不会这么做哒!”现在想想,在家乡赢得99冠,在堪称“第二家乡”的多年训练基地迪拜赢得第100冠,也相当完美。

  不过,费德勒也提醒了哦,“这套方法对我很有效,但也许并不适合任何人。”也对。毕竟,费德勒永远都只有一个,有些事情也只有他能够完成。

那么,费德勒100那些无法用数据涵盖的意义呢?当然首先是他不断坚持和挑战自我的动力,以及他不断自我更新迭代的创新意识,还有他无论经历怎样的低谷都始终相信自己和团队的强大自信与狮子座的雄心。如果没有这些冠军的素质,他不会走得这么远,也不会走得这么好,当然也就不会有100。

当年那个摔拍无数并且还曾因消极比赛被威胁收回奖金的暴烈少年,如今,成为网球运动最好的代言人,无论球场内外都堪称楷模,这才是费德勒100本质的动人之处吧!

是啊,100冠当然是伟大的,毕竟这包含了30座城市、548场比赛、83302分的争夺、52152分钟的比赛。然而,在看过他在迪拜一场比一场状态更好的五场比赛,尤其是堪称惊艳的这场决赛之后,你也许会领悟到——在还有5个月就将38岁的高龄,他竟仍然能够打出如此具有竞争力而且一如既往赏心悦目的网球,这恐怕才是RF100真正的美好之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